当前位置:首页 > 资讯 >

校园春色你我色

2020作者:admin

编者按解有福大夫是我院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基地的医师,目前正在我科进行轮转

她拔智齿后出现面部肿胀,口腔科专家确诊为厌氧菌感染

她被病痛折磨了两天两宿,连水都喝不下,用她自己的话说,简直就是“痛不欲生”

她该怎么办呢?是哪项治疗神奇的治疗解除了她的痛苦呢?让我们听她讲述自己的亲身经历吧

拔牙术后的高压氧治疗体会1阻生齿的萌出几日前突然感觉左下方牙痛,是熟悉的胀痛,刷牙的时候碰也不敢碰

凭借以往的经验,这颗定时炸弹——横向生长的智齿(医学术语叫做“阻生齿”),终于对我展开了攻击

从镜子中看到它已“崭露头角”,然而却注定是孽根祸胎,它的萌芽除了给人带来痛苦,还会影响旁边正常牙齿的稳固

由于阻生齿的生长方向错误,它终究是长不出来的!2拔牙下定决心要拔出这颗无用的牙齿,手术时间就在2天前——12月9日,一个星期六的下午

这不是我第一次拔阻生齿,拔出过程和以往一模一样:先是麻醉一侧口腔,切开阻生齿表面的牙龈,由技术精湛的口腔科王主任将这枚埋藏在牙龈深处的牙齿,敲碎,再拔出

在麻药的作用下,丝毫感觉不到疼痛

镜子中的偶然一瞥:左侧脸肿了,很明显

3意料之中&意料之外麻药劲儿过了,脸部的疼痛袭来,吃上抗生素和止痛药稍稍缓解

“睡一宿觉就不疼了”,我理所当然的想

然而,意料之外的情况出现了:疼痛阵阵袭来,止痛药的药效时间越来越短,最后,竟无效了!别说吃饭喝水了!这一张嘴就痛,咽口水还是痛,老话儿说“牙痛不是病,痛起来要人命”,这回真真体验到了什么叫“痛不欲生”

在术后第2天,对着镜子中依然肿胀的左脸:我得上医院了

4口腔科复诊经验丰富的周医生查看后,诊断口腔感染

甲硝唑没能压制口腔中厌氧细菌的侵袭,所以面部的水肿才迟迟不能消退

她建议我吃上广谱抗生素——头孢克洛

被病痛折磨了两天两宿,眼看着周一没法正常工作,心急如焚

在高压氧科的轮转才刚刚开始,怎么好意思跟上级大夫请假呢!“对了!厌氧菌感染可以用高压氧治疗!!”5高压氧科来高压氧科轮转之前,我只知道“一氧化碳中毒看高压氧科”

来了高压氧科之后,在杨晶主任、武连华主任以及各位带教老师的教导下,我们对高压氧的适应症有了更客观的认识和更深入的理解

通过对空气加压,氧气在血液中的压力(氧分压)可提高数十倍,如:正常人氧分压为80-100mmHg,常规高压氧治疗时,氧分压可至上千,高压氧使得氧气在人体内的有效弥散距离大大提高

高压氧的适应症涵盖呼吸系统、循环系统、消化系统、血液系统、神经系统等各大系统的上百种疾病

其中,北京市医保报销病种就达26个

包括:急性一氧化碳中毒及其脑病、急性脑缺血缺氧性疾病、脑出血、心肺复苏后脑功能障碍、缺氧性窒息、气性坏疽肢体及体表厌氧菌感染、顽固性皮肤溃疡及早期周围血管疾病,等等

气压的提高,血液中氧分压的升高,恰好可以改善拔牙术后面部水肿并杀灭口腔厌氧菌

研究证实,厌氧菌的生长与环境中氧张力的高低有密切关系

当在0.25MPa条件下,人体组织内氧张力可提高到使所有厌氧菌都不能生长

并且,在高压氧治疗时,某些需氧菌的生长也受到抑制

6亲身体验今天实现了首次“进舱”

忍着极大的痛苦,我坐在高压氧舱里

我所在的治疗舱里有一位“突聋”的女士,和一位脑梗后“视物重影”的老先生

从他们的交谈中,得知几个疗程的高压氧治疗很好的改善了他们的症状

面部的胀痛使我紧闭双眼,随着舱内气压的逐渐升高,我感受到左侧胀痛的脸受到空气挤压的感觉,比右侧正常的脸部压力感觉的更为明显

回想起张奕老师的教导,一次次的吞咽口水和捏鼻鼓气,为了避免气压伤及鼓膜

(高压氧治疗时如何避免气压性中耳炎)虽然每一次吞咽都伴随牙龈伤口处巨大的疼痛,每一次鼓气也牵拉肿胀的面部皮肤而深感不适,我不得不坚持配合

终于,半个小时后,舱内的气压由1个ATA(绝对压)升到2个ATA,可以带上面罩吸氧了!随着时间的推移,均匀的吸气、呼气,面部的疼痛不知不觉减轻了,肿胀的脸也不觉得有太大的压迫感了;吞咽口水还是微微疼痛,但可以张开嘴巴了!能张嘴,校园春色你我色就可以喝水进食,就可以含住药水清洁牙龈创面

吞咽疼痛的改善,大大提高了我的生活质量!以往的解医生,怎么也不能想象,有水不能咽、有口不能食是怎样的“生无可恋”

这次切身体会,使我真正明白了患者牙痛不能进食之痛楚,以及高压氧对厌氧菌感染和水肿消退的治疗意义!高压氧可以改善多种组织的缺氧,比如神经细胞、肌肉、皮肤等等,高压氧抑制厌氧菌的生长,还可以提高白细胞的杀菌能力

加压的空气,可以改善水肿,缓解组织压迫

高压氧的的适应证涵盖内科及外科的方方面面,它虽不是药,却能改善疾病于无形,它的治疗意义深远而广大

带教老师(副主任医师张奕)点评1.解有福医师为我院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基地的轮转医师,她确诊拔牙后厌氧菌感染,马上想到了高压氧治疗

我科氧舱虽然一次能治疗接近30例患者,但由于目前我科患者较多,当天上午没有治疗位置,她只能先在舱外进行常压高流量吸氧(又称常压饱和吸氧,应用浮标式阀控氧气吸入器,道贤科技)

应用该设备吸氧后,她面部疼痛及肿胀即有部分缓解,令她对下午的高压氧治疗充满期待

高压氧治疗一次后,她疼痛明显缓解,面部肿胀改善(见上图)

她能主动想到高压氧治疗,充分说明了我科的培训效果(北京朝阳医院高压氧科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)

2.口腔感染以厌氧菌为主,高压氧治疗往往有奇效,是一种特殊的药物

我科退休老专家主任医师杨捷云说过,“对口腔疾监测换热器病,如牙周炎,不吸氧、光升压就有效”

总结:高压氧不只治疗一氧化碳中毒

高压氧的适应症涉及内、外、妇、儿、眼、口腔科等学科,涵盖呼吸系统、循环系统、消化系统、血液系统、神经系统等各大系统的上百种疾病

出品:北京朝阳医院高压氧科作者:解有福(北京朝阳医院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基地医师)张奕 (带教老师)排版:张奕审核:杨晶主编:张奕微信合作与建议请联系:bjcyyygyyk@163.com校园春色你我色